贺州市加快城镇化进程的路径探讨

发布时间:2017-09-29 17:21 来源:贺州市统计局

城镇化是现代化的重要标志之一,是伴随工业化发展、非农产业集聚、农村人口向城镇集中的自然历史过程。贺州市(地级)自2002年成立以来,市委市政府大力推进工业化、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,在经济社会取得长足进步的同时,城镇化水平也显著提高。但是,由于贺州建市较晚,基础较薄,经济结构上长期以传统农业为主,工业尚处于初级阶段,加上城市公共服务设施不完善等因素制约,贺州城镇化率与全国、全区比,还有较大差距。本文试图从贺州市城镇化进程基本情况及差异形成原因等方面入手,分析影响制约贺州加快推进城镇化的因素,并提出加快贺州新型城镇化的若干路径,供决策及研究部门参考。

一、贺州城镇化现状及成因分析

(一)据统计,贺州市2016年底城镇化率为43.98%,比同期全国城镇化率低13.4个百分点,比广西全区城镇化率低4.1个百分点。和周边市比,仍有一定差距,见图一。

图一

()各县区城镇化发展水平不平衡。八步区、平桂区城镇化率基本与全区平均水平保持同步,分别达到47.20%47.05%,昭平县、钟山县、富川县分别为44.47%38.75%38.01%。全市城镇化率最高的和最低的县区相差9.2个百分点。详见图二

图二

(三)与城镇化进程紧密依存的工业化进程情况。城镇化是现代产业工业化不断发展的结果。城镇化对工业化的依存度非常高,贺州市工业化尚属于初级阶段,工业化进程与全国、全区比,差距明显。截止2016年底止,贺州工业化程度系数为1.29左右,工业增加值与第一产业增加加值之比属于工业化初级阶段;而同时期全国工业化程度系数已达4左右,已迈入成熟的工业化时代,全区工业化系数为2.42左右,处于工业化中期阶段;贺州工业化程度低,导致城市容纳就业人口少,而城市就业人口少,是造成城市集聚人口慢的主要因素。

(三)城市起步与基础设施发展情况。贺州市成立于2002年,在原贺县(县级贺州市)基础上升格设立的一个地级市。与周边市的建市历史相比,不在一个层级上。梧州市、桂林市都成立于解放初期,甚至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期;广东的肇庆市成立于1988年,湖南的永州市成立于1996年。因此,贺州市与周边市比,成立最晚,城市规划建设起步也是最晚的。与之相配套的城市公共服务设施及基础设施情况,贺州2016年底,有建成区面积为51平方公里。周边的的桂林、梧州同期分别为216平方公里、90平方公里;肇庆、永州的建成区面积分别为186平方公里和60.1平方公里,这些周边市建成区面积都大于贺州市。截止2016年底,贺州仅建成城市公园1座,有医院3家,大专院校1所,高中2所,这些城市公共服务及文化设施远不能满足市民的需要,与周边市比差距明显。

(四)贺州市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对城镇化的影响。城镇化率与经济社会发展进程呈正相关关系,一个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越发达,城市聚集人口更大,城镇化率越高,反之亦然。2016年,贺州市经济总量(即GDP)为518亿元,与周边市比,是唯一没有达千亿的市。人均25499元,从人均GDP来分析,仅相当于全国人均GDP53980元的49.05%,是全区人均GDP67.19%,与全国、全区人均GDP的差距较大;与周边五市比较,也有一定距离。

图三

上述情况表明,贺州新型城镇化赖以依托的经济社会发展综合实力确实有差距。

(五)关于贫困发生率及与城镇化发展的情况。贺州是传统的农业市,农村人口占比高,贫困发生率高,全市三县两区中,有两个国家级贫困县(昭平县、富川瑶族自治县),有2个自治区级贫困县区(钟山县、平桂区)。据2016年贫困人口统计,全市建档立卡的贫困人口达29.35万人,贫困发生率达13.88%,是全区14个地市中贫困发生率最高的市之一。贫困发生率与城镇化率是反向关系,即贫困发生率越高,城镇化率会越低,推进城镇化就越困难。因此,在推进新型城镇化进程中,加快扶贫攻坚步伐,加快扶贫攻坚力度,特别是贫困地区移民搬迁步伐,就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需要,也是有效推进我市城镇化的有效举措。

二、加快推进贺州市新型城镇化的路径及建议

根据贺州市十三五经济社会发展规划,至十三五期末,全市城镇化率达55%,年平均提高2.2个百分点。由于贺州市是后发展欠发达地区,工业发展、城市公共服务基础较薄弱,要实现十三五制订的目标,压力较大,困难不少。必须加大改革力度,采取超常规措施,才能完成这一艰巨而宏伟的目标任务。为此,提出如下建议。

(一)提高对加快新型城镇化发展的认识,遵循城镇化发展规律。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,是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,也是最大的内需潜力和发展动力所在。据经济学家测算,每增加一个城镇人口,可带动10万元的建设投资和1万元的消费需求,同时,对于贺州这样一个贫困人口较多、贫困发生率较高的市来说,加快推进城镇化进程也是加快脱贫摘帽步伐,体现共同奔小康,实现共同富裕的过程。如何遵循城镇化发展规律,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,必须牢固树立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的发展理念,并以这五大发展理念为引领,以人的城镇化为核心,推动贺州新型城镇化发展。

(二)规划先行,拉大城市框架,提高城市品位。城镇是市民生产生活的场所,也是城镇化的载体。要提高城镇化率,首要的是把城市规划做好。要利用贺州列入全国首批“多规合一”试点市的契机,着眼长远,把城市框架与产业发展结合起来,把提高城市公共服务功能与加快城镇人口聚集结合、把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与满足新型城镇化人口发展需要结合起来,综合谋划城市规划。城市规划站位要高,要引入高水平的规划机构,学习借鉴先进地区的经验,综合考虑将来市民对城市发展功能的需求。在做好贺州城区发展规划的同时,通盘规划全市市域发展,统筹做好县城所在地以及全市确定的17个重点镇的规划,城乡一体化发展规划。要进一步解放思想,不拘一格引入规划人才,为提高城市品位提供人才和智力支撑和保障。

(三)加大融资力度,完善城市基础设施提高城市的吸纳水平。贺州是年轻的地级市,城市基础设施、公共服务设施欠帐多。各级政府要解放思想,用好用足国家稳增长的各项政策措施,加大融资力度:一是用好现有融资平台,把城市路网、城市供水、排水排污等基础设施建设好完善好,满足作为将来发展成为中等城市的需要;二是要争取国家更多的支持,加快学校、医院、公园等城市公共服务设施建设,缩小与先进地区的差距,不仅能吸引农民进城,又能留住外流人员;三是加大招商引资力度,引入民间资本参与到城市公共服务设施项目建设中来,探索并完善PPP模式建设城市公共服务设施。四是统筹城区与县城、县城与17个重点镇的发展。

(四)加快产城融合,吸引更多农业人口进城。首先是大力发展三个千亿元产业。贺州市委做出了关于石材碳酸钙、新型装配式建筑、生态旅游养生养老三大千亿元产业的战略部署,对提高城镇化率,意义十分重大。加快发展三大千亿元产业发展,是提高贺州新型城镇化率的根本之策。产业能带动就业,就业能吸引农村劳动力进城工作和生活,使农民变成市民。据测算,工业产值每增加100亿元,可拉动城镇化率提高1.5个百分点,服务增加值每增加100亿元,可拉动城镇化率提高4个百分点。由此预测,如果石材碳酸钙产业、新型装配式建筑产业产值分别达到1000亿元时,贺州工业化率将达到75%以上,基本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城镇化水平。同时,随着生态旅游养生养老产业实现1000亿元时,贺州城镇化率将达到发达国家的城镇化水平。由此看来,大力发展三个千亿元产业,不仅可以壮大贺州经济实力,同时也是提高贺州城镇化率的最有效的举措。

(五)各级各部门形成合力,综合施策,推动城镇化率的提升。各级公安、民政、建设规划、教育、国土、卫生计生等部门通力配合,加大政策的整合力度。首先继续实行乡改镇、镇改街道等措施,这是推进城乡一体化的需要,也是能拉高城镇化率的一个直接举措。需要加强对乡镇特别是城区周边乡镇的基础设施建设,把这些周边乡镇建设规划纳入城区的规划中来,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乡村变城区的跨越。二是落实户籍制度改革,放宽城镇落户条件,完善城镇住房、就业、教育、医疗卫生、社保等配套政策,做好新市民基本公共服务保障,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的市民化,加快居住证制度全覆盖,实施以居民证为主要依据的随迁子女入学政策,根据中央出台的深化住房制度改革方案,加快制定实施办法,以解决农民进城务工居住的后顾之忧。

(六)加大扶贫攻坚力度,促城镇化率的提升。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时间越来越近。加大扶贫攻坚力度,使全市20多万贫困人口脱掉贫困帽子,是各级党委政府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的首要任务。对贫困程度深、生产生活条件确实难以改善的贫困村和贫困户,实行异地搬迁、移民扶贫,要结合产城融合政策措施及基本住房保障政策同步进行,使贫困户能入得了城,就得了业,住得上房。据测算,光实行扶贫移民搬迁这项政策,让贫困农户迁到城区生活、就业,至2020年,全市就可提高城镇化率3个百分点左右。

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相关附件: